• <em id="ymjj1"></em>

      1. <em id="ymjj1"></em>
          <em id="ymjj1"><menu id="ymjj1"></menu></em>
          <button id="ymjj1"></button>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中心> 行業信息

            看!歐洲各國如何打好能源安全保衛戰
            時間: 2022- 06- 29 字體:[ ]

            當前世界局勢面臨的不確定性風險上升,地緣沖突擾動能源市場,加劇供給波動并推高各類能源價格,各國重視經濟安全和能源自主的程度也隨之上升。

            為了徹底化解地緣局勢突變帶來的能源安全風險,歐洲下定決心要與俄羅斯“能源脫鉤”,為此歐洲國家或重啟最近退役的燃煤電廠,或推進核電建設,或加強儲運能力、擴大進口來源,或從地緣政治的高度審視其能源轉型進程,加快可再生能源的發展步伐。

            這些政策組合在保障歐洲能源安全的同時,或將對整個世界的能源發展帶來深遠影響。

            發揮煤電保障作用

            一直以來,歐洲都站在全球應對氣候變化的前端,為了落實減排目標,歐洲各國政府陸續公布了淘汰煤炭的時間表。然而,在煤電廠逐步關停直至全部退出的整個過程中,如何保證電力可靠供應,是電力系統必須面對的挑戰。2021年,一系列氣候異常及自然災害使全球能源需求快速增長,間歇性能源的不穩定性充分顯現,供需兩端的不平衡性進一步加劇。隨著國際油氣價格攀升,尤其在歐洲天然氣價格暴漲后,歐洲各國能源需求向更為經濟和安全的煤炭靠攏。

            進入2022年,隨著俄烏局勢演變,歐美國家對俄制裁以及俄羅斯反制裁不斷升級,特別是波蘭、保加利亞、芬蘭等國因拒絕盧布支付而遭俄方“斷氣”后,歐洲國家認為自身能源安全受到嚴重威脅,其能源政策逐步由“氣候安全”向“能源安全”轉變。據彭博社報道,德國副總理兼經濟部部長哈貝克將發布一項緊急法令,允許政府在天然氣短缺的情況下恢復燃煤和燃油發電。在此之前,希臘表示,計劃將淘汰煤電的時間推遲至2028年,并在目前基礎上增加50%的褐煤產量。意大利表示將提高煤炭發電產能利用率,如果發生“能源絕對短缺”,國內2家現役火電廠將滿負荷運轉。英國也采取了類似措施,計劃延長原定在今年9月關停的一座燃煤電廠的服役年限。

            從能源安全與經濟替代性角度來看,煤炭是歐洲解決當下能源供應危機的重要依靠與抓手。歐盟委員會也表示,現有煤炭設施的使用時間可能要比最初預期的更長。國際能源署表示,盡管多國都做出了減煤或退煤的承諾,但煤炭的命運最終還是要取決于各國履行相關承諾的速度和效率。

            推動油氣供應多元化

            多年以來,俄歐能源相互依賴都是無法回避的現實,雖然歐盟積極推行能源來源地與進口品種多樣化,但其所嘗試的努力在經濟性和可行性方面存在較大疑問,這一點,在油氣領域,特別是天然氣領域表現得尤為突出。4月,歐盟27個成員國一致同意對俄羅斯煤炭實施禁運,但5月推出石油禁運提案時,卻遭到聯盟內部的反對,直至5月底才有條件地達成一致,而天然氣禁運則更是難上加難。

            相比石油,天然氣在歐洲能源市場受到的地緣影響更大,更具有博弈性。目前,歐盟國家爭先恐后尋找新的氣源,其政策手段主要有以下幾種:

            加大本土油氣開發。4月至今,多個歐洲國家調整政策,提高國內油氣產量,這可能會促使更多的海上油氣項目得到批復。但整體而言,歐洲本地產量潛在增量與地區龐大的需求量相比,非常有限。

            加大采購力度。在國家層面,各國積極對接天然氣資源國;在歐盟層面,歐盟能源平臺工作組成立后,被授權以集采方式購買管道天然氣、LNG等資源。但就現實情況來看,在全球范圍內尋找可替代俄羅斯天然氣的LNG資源并不容易,美國、卡塔爾和澳大利亞等資源國目前產能趨近飽和,短時間內無法彌補如此大的缺口。

            加大儲運能力建設。目前歐洲跨境天然氣管道輸送能力基本接近峰值,LNG接收站幾乎滿負荷運行,也就是說,即使有足夠的資源可替代俄羅斯的供應,歐洲有限的接收和輸送設施,可能成為其謀求能源安全的關鍵短板。以LNG接收站為例,如果歐洲想用LNG替代俄羅斯管道天然氣供應,至少還需要建造幾十個LNG接收站,而一個LNG接收站的建設周期至少是3年。

            加快配套基礎設施建設。歐洲國家近期大規模集中采購天然氣的同時,還不斷加快配套基礎設施的審批、建設,包括LNG接收站、相關天然氣管道等。這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提升歐洲能源基礎設施及其相互之間的聯通水平。但同時也有觀點指出,大量進口LNG和建設相關基礎設施,簽訂長期購氣合同,只會增加歐洲的用能成本和對化石燃料的依賴,無益于能源獨立和能源轉型,更無益于經濟可持續發展。

            重新審視核電發展

            2011年日本福島核電站事故后,歐盟核電發展被踩下剎車,直至2019年歐盟推出《歐洲綠色協議》,核電行業始終未改被邊緣化的命運。此后,新冠肺炎疫情暴發,能源價格飛漲,能源供應短缺,此時的歐盟不得不采取更加務實的能源政策。2022年2月,歐盟重新評估綠色投資戰略,為核電和天然氣重新貼上“綠色標簽”,并愿意通過法律手段為這兩種能源的未來投資鋪平道路。

            隨后俄烏沖突升級,歐洲多國謀求能源獨立,掀起了一股尋找俄羅斯石油和天然氣替代資源的熱潮。同時,在不大幅拖累經濟增速的前提下,要如期實現碳中和,各國也迫切需要尋求新的路徑。核電不僅能夠降低用能成本和能源領域碳排放,還能降低能源對外依存度,越來越多的國家意識到發展核電有助于補齊能源系統缺口,核電又一次成為歐洲多國能源安全戰略中的重要選項。

            通過梳理近期歐洲各國的核電政策可以看出,英國、法國、比利時、荷蘭、波蘭、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等國已經開始積極調整核電政策,這些國家或延長現有核反應堆的使用時間,或更早地建設新反應堆,他們認為,發展核能應該成為確保能源安全、實現能源結構多樣化的解決方案之一。

            但是,客觀來講,由于核電站的安全隱患飽受詬病,且核廢料的處理仍屬世界性難題,再加上核電項目自身建設周期長、審批復雜、建造技術難度大的特點,發展核電意味著巨大的研發、投建和維護成本,因此各國目前已公布的核電規劃最終能否落地,還有待進一步觀察。

            目前看來,歐盟內部關于核電發展問題依然存在分歧。與法國等重新重視核電發展的國家相比,德國仍然是最堅挺的“棄核”派。按計劃,德國目前運行中的最后3座核電站將于2022年關停。雖然俄烏沖突以來,德國國內一度出現反思核能角色的聲音,但最終,德國政府認為,延長核電站運行期限對能源供應安全的貢獻有限,而且相應的成本很高。這就意味著目前還在運行的最后幾座核電站將按計劃最遲到2022年年底退出電網。

            押注可再生能源

            2021年以來蔓延歐洲的能源危機和此次的俄烏沖突,讓歐洲各國充分感受到了傳統油氣資源被“卡脖子”的威脅。尤其是此次俄烏沖突以及地緣政治風險帶來的影響,更加堅定各國發展清潔能源、加快綠色轉型的決心,只有通過轉變能源結構,歐洲才能長遠地提高自身的能源獨立性,維護能源安全。從資源稟賦與能源對外依存度角度看,堅定發展可再生能源,積極布局氫能等新興產業,或許是未來歐洲在能源問題上不再受制于人的關鍵措施。

            3月8日,歐盟委員會提出《歐洲廉價、安全、可持續能源聯合行動》(REPower EU),力求從天然氣開始,在2030年前擺脫對俄羅斯的能源依賴。5月18日,歐盟委員會正式發布REPowerEU的詳細方案。根據方案,歐盟將通過節約能源、多元化能源供應、加速可再生能源發展以及投資和改革等方式盡快擺脫對俄化石燃料的依賴,方案還提出將歐盟2030年能效目標從之前設定的9%提高到13%,將其可再生能源在能源消費中的占比目標從之前設定的40%提高到45%,相關資金將動用歐盟恢復基金和通過歐盟碳排放交易體系來籌措,用于支持可再生能源發展,提高能效以及進口LNG等。

            總的來說,此次推出REPowerEU詳細方案,是歐盟將地區能源安全和應對氣候變化結合在一起,從地緣政治的高度審視其能源轉型進程。長遠看,REPowerEU或將對整個歐洲的能源轉型帶來影響,未來會有更多歐洲國家加快能源轉型的腳步。

            除了歐盟層面推出的REPowerEU計劃外,歐洲多國陸續加大可再生能源部署。如德國政府提出,將實現100%可再生能源供應、放棄化石能源的目標提前至2035年;英國政府推出的新版能源安全戰略中提出,力爭到2030年使其國內95%的電力來自低碳能源;法國推出大規模可再生能源新項目;荷蘭將2030年海上風電裝機目標翻番等。

            需要指出的是,能源轉型是長久之計,考慮到對俄實施一系列制裁后可能會面臨的能源短缺問題,以及能源轉型過程中可能會面臨的資金、技術等問題,預計歐洲將會經歷一段非常艱難的轉型期。

            【打印】【關閉】

            瀏覽次數: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手机看片在线污男男